合作案例

您的当前的位置:主页 > 合作案例 > 招商代理 >
我的如意狼君演员表 “人大授权试点” 消解司法

2014年6月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通过《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工作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德州学院直升机,将在北京、天津、上海、重庆等18个地区开展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工作。

通过对《决定》的研读,我们不难发现其中亮点:首先,在劳教废止和“简易程序不简易”的背景之下,“刑事速裁”将承担起与“简易程序”相衔接的制度任务,优化司法资源配置;其次,“刑事速裁”在提高司法效率的同时,并未忽视被告人权益保障,以程序选择权为中心,避免程序滥用;最后,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试点”尚属首次,这也正是学界所长期呼吁的——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着手部署改革图景,藉此消解司法改革的合法性危机。

为司法机关适当“减负”

试点刑事速裁程序的首要背景在于,2013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废止有关劳动教养法律规定的决定,宣告长期以来受人诟病的“劳动教养”退出历史舞台。原本治安处罚、劳动教养和刑事处罚构成的惩罚违法犯罪体系,转化为治安处罚与刑事处罚二元结构,因此,过去归于劳动教养的部分轻微犯罪行为即分流至刑事诉讼程序。

尽管大多适用简易程序,但简易程序却并不“简易”,加大了司法机关的工作负荷:2012年修正后的《刑事诉讼法》将简易程序适用范围从“可能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案件”,扩大至“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的案件”,但修正案实施后的司法实践显示,因为简易程序适用范围的扩大,使得六成以上的基层案件均适用简易程序,司法机关相应地提高了对简单案件的审查力度,同时“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公诉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派员出席法庭”的新规定也使得司法实践呈现出新鲜样态。

此番现状之下,司法机关内部期望在简易程序中进一步将案件进行分流,有利于合理配置司法资源:一方面,空即是色在线观看,可能判处刑罚较重的案件适用“准普通程序”,避免过分简化诉讼程序产生司法错误;另一方面,包括劳教废止后分流而来的案件在内,可能判处刑罚较轻的案件适用快速办理机制,设置专人专组负责案件审查、出庭,并且进一步缩短案件办理期限。如此一来,实际是将简易程序的适用标准从“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认罪”进一步根据可能判处刑罚轻重加以划分,进行二次分流。

《决定》中关于刑事速裁程序适用范围的规定,氚电池,某种意义上即是对现有“快速办理机制”的部分认可:“对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自愿认罪,当事人对适用法律没有争议的危险驾驶、交通肇事、盗窃、诈骗、抢夺、伤害、寻衅滋事等情节较轻,依法可能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的案件,或者依法单处罚金的案件,进一步简化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相关诉讼程序。”盗窃、寻衅滋事等案件正是劳教废止后分流至刑事诉讼程序的主要案件种类,据实务部门统计,其中接近七成涉及盗窃、寻衅滋事行为;而危险驾驶罪自《刑法修正案(八)》增设以来,案件始终保持相当数量,但此类案件争议不大,通常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判处刑罚(拘役并处罚金)较轻,司法机关在办案过程中通常不会耗费过多精力。因而,可以说,刑事速裁程序是劳教废止后为司法机关适当“减负”的重要措施,也是简易程序进一步改革的实践信号。

在简易刑事程序之中进行二次分流并非我国首创。以德国为借镜,简易刑事程序就包括处罚令程序与简易程序两种,处罚令程序适用于轻罪(最高刑为1年以下自由刑或科处罚金刑的违法行为),依检察院书面申请,法官和陪审法庭可以不经审判,即以书面处罚令确定法律处分;原则上处罚令只得对被告人处以罚金和不同的从刑、从属效果,只有在被告人拥有辩护人的情形下,才能对其判处1年以下自由刑,rentiyishi,并且应当缓期执行。

以被告人程序选择权为中心

程序过分简化,即可能忽视当事人权益保障,甚至导致程序滥用。刑事速裁程序为避免这一不利后果,是非题吉他谱,以被告人的程序选择权为中心建构权益保障体系,被告人既可以选择速裁程序,也可以选择普通程序或简易程序;既有接受公开审理的权利,也可以依据个人名誉、信息安全等因素申请不公开审理;同时速裁程序当然保留上诉权,被告人不服速裁程序判决可以依法提出上诉。

如此规定,可以视作刑事速裁程序对新《刑事诉讼法》相关修正的延续:1996年《刑事诉讼法》将“人民检察院建议或者同意适用简易程序”作为简易程序的适用条件之一,而“被告人认罪”、“被告人同意适用简易程序”都不在适用条件之列,因此,司法实践中被告人抗拒往往导致简易程序并不“简易”;2012年《刑事诉讼法》对简易程序的修正显然将被告人意愿充分考量,“被告人承认自己所犯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的”和“被告人对适用简易程序没有异议的”均增设为简易程序的适用条件之一,充分保障被告人程序选择权,一旦被告人选择简易程序,即意味着对部分程序权利的自愿放弃,相应地,被告人可能在实体裁量(量刑)上得到从宽处理。

与此同时,降低审前羁押率和获得律师有效帮助也是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权益的有力手段,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对《决定》(草案)说明时表示:“在法院、看守所建立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制度,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法律帮助。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符合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条件的,应当取保候审、监视居住。”

实务部门数据显示,部分劳教案件分流至刑事诉讼程序之后,仍有75%左右采取逮捕的强制措施,但此类案件本身犯罪情节轻微,逮捕的必要性并不强,可以适当取保候审、监视居住,降低审前羁押率。而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制度更是此番速裁程序试点产生的连带效应,部分地区简易程序案件90%左右没有律师参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难以获取有效的法律援助,严重阻碍其权利主张,法律援助的全面覆盖需要“值班律师”的制度供给,甚至以此为契机,可以试验进一步推行公设辩护人制度的可能性。

避免“半途而废”,防止“走到哪儿算哪儿”

近十年来,“比较法学范式”不再像上世纪90年代那般支配着刑事司法改革的生成逻辑,“法律移植”和“变法逻辑”日渐式微,相反,实证研究在的兴起,给刑事司法场域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气。也许是受到美国“维拉方法”(美国维拉司法研究所总结出的一套实证研究的方法论)的启发,一时间,试点改革遍地开花,表现为一种将“应然”在特定区域内化为“实然”进行实验,以刑事诉讼的准则为指导,探寻本土法治话语的试错式研究进路。

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中的诸多热点问题,刑事简易程序、刑事和解程序、附条件不起诉制度、证人出庭作证等,都是经过试点推广、经验总结,并做出一定的理论推进之后,最终被立法机关所接受,其中既有学者主导,死亡骑士练级,也有司法机关发起。然而,学者或司法机关主导的试点改革,却面临着“合法性危机”,诚如有论者指出的那样,从背景上分析,的司法改革必然是在一个条件不充分、状况不理想的法制环境下展开的,改革的目的是打破现有制度框架的束缚,酷哥老师方程式,重新进行资源组合与制度安排,这就决定了的司法改革只能从法律之外的其他途径如政治制度中获取合法性支援。问题在于,这样逸脱宪法、法律的“制度创新”往往是以非法的样态运作的,这与实现法治的目标显然相悖,倘若对于此类试点缺乏全盘部署,反而可能产生司法乱象,动摇法治的权威根基。因此,伤筋动骨的改革也好,局部优化的试点也罢,都应当由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授权并牵头进行。

反观此次刑事速裁程序试点,正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这样的“官方试点”尚属首次,并且已经彰显出布局的统筹性与合理性:其一,长春新闻changchunzaixian在线网,此次试点共计18个地区,地域范围较大,试点设置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典型性,足以涵盖更多案件类型;其二,此次试点明确时间跨度为两年:“两年后根据试点情况,对实践证明可行的,修改完善有关法律;如果实践证明不宜调整的,恢复施行有关法律规定。”既避免了试点“半途而废”,又防止了“走到哪儿算哪儿”的现象再次出现,督促理论界与实务界及时总结和反思试点的阶段性成效。

相关的主题文章:
QQ客服热线